___锅子

【蔺苏蔺】缘分

春天的故事:

       复健,一发完。


       OOC,OOC,真的OOC






       蔺晨有一次笑着谈起,他最喜欢的一句诗,是李白的。


  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。


  梅长苏深以为然。


  和蔺晨相交十余载,足够他看清蔺晨的为人。


  蔺晨是一个很坦然地人,他什么都能接受,也什么都不会放不下。他喜欢的东西,得到了,他会高兴;得不到,他也不会看不开。说他凉薄,但他又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懂的尊重生命;但要说他心热……他却是绝不会救自杀者的那类人。


  蔺晨心里有一杆秤,任外界世事荏苒,他周身自成方圆。


  梅长苏还记得,有一段日子蔺晨爱上了昙花。亲自去寻了一株来,不假人手的照顾,到了花期将至,更是时时刻刻带在身边,不错眼的看着。偏偏天公不作美,那日蔺晨难得跑出去处理事情,把他那株宝贝花放在梅长苏屋里那晚,花就开了。他就跑出去一晚上,却将将错过了花期。


  梅长苏以为他会很懊恼——这事换了谁都要懊恼。连梅长苏都替他遗憾,更别说当事人了。


  可蔺晨听闻此事,只是笑着摇了摇扇子,清清淡淡地说:“罢了,看来此花与我无缘。”


  后来那盆昙花就被种到了琅琊阁的花坛里,蔺晨仍然时不时去浇浇水,却再没有等着花开的举动了。


  那时候,梅长苏只觉得蔺晨洒脱,但日子久了,他才明白,蔺晨是没有执念。


  因为没有执念,他得之不狂喜,失之不大悲。要不是他天生跳脱又爱热闹,蔺晨这性子配上他的容貌,几可登仙。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梅长苏可能是蔺晨这辈子唯一的执念。蔺晨想治好他,想救下他,想和他一起看遍这天下山水。


  蔺晨从未直言,却也从不掩饰,日子久了,琅琊阁和江左盟亲近的人几乎都看出了端倪。更别说看尽天下人心的麒麟才子,他们从未戳破,心照不宣。


  但蔺晨从未阻止梅长苏去做任何事。


  在梅长苏刚刚被救上琅琊山,一身伤势未愈,就急着下床,被蔺老阁主怒气冲冲的呵斥的时候,蔺晨只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;在梅长苏终于布完了局,准备前往金陵的时候,他也只是站在门边安安静静的目送。


  明知他这一去只怕劫难重重,九死一生,然而……蔺晨目送着白影远去,一直到再也看不见,才转身,眼睛里笑意尽敛,古井无波。


  早知劝不动,何必做无用功,更何况,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,再亲近的人也无法越俎代庖。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听闻梅长苏进宫去见萧景琰的时候,蔺晨面上笑意未改,心里却近乎怅然的想,终于来了。


  他们之间,一直都是梅长苏决定一切,包括这次,他选择去北境战场结束他的一生,蔺晨依然无法阻止。


  他也没想着阻止。


 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负责,梅长苏决定了他的埋骨之地,他一片丹心,只怕求之不得,蔺晨凭什么阻止?


  他就是……有点累。


  深深浅浅的倦意从骨头缝里漫上来,让蔺晨整个人都有点恍恍惚惚的不在状态。


  这辈子唯一一次拼尽全力想去做点什么,到底还是到了这个地步。


  军营里简易的床榻上,梅长苏苍白无力的躺着,漆黑如点墨的眸子凝视着他,带着深深的歉意。


  蔺晨看着他,突然想要笑,于是他就真的笑了起来。


  你看,你心心念念的想当三个月的林殊,三月一到,你不是还是梅长苏吗?在琅琊阁选择拔骨疗毒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了,即使是死,你也只能用梅长苏的身体死。


  你觉得对不起我?但是你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事。一切都是我的选择,后果我自己承担——无论是喜欢你,还是亲手送你死去。


  “蔺晨……”梅长苏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,看着蔺晨脸上的笑容,忽然一阵心痛。


  他没有后悔过,没有后悔吃下冰续丹,没有后悔上战场,但是真的到了生死一线间,他依旧觉得很难过。


  他是真的喜欢蔺晨,当初也是真的想放下一切把余生交给他,只可惜……


  帐篷里的人都很有眼色的出去了,连飞流也被黎纲拉走,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蔺晨近乎无声的叹了口气,坐到梅长苏床边,拉起了他的手。


  他以前很喜欢梅长苏的手,骨节修长手型精致,白皙的手上没有一丝瑕疵,但现在这只手和他的主人一样,惨白而冰冷,好像连指甲都是白的,一点血色也看不到。


  梅长苏是真的要死了……


  蔺晨只是微微出了一下神,就收回了思绪,他握紧了那只冰凉的手,却没注意到他自己的手也在微微发凉。


  “该交代的你都已经交代完了,霓凰郡主那里有聂铎,萧景琰也当上太子了,飞流和江左盟我会帮你照顾的,你就休息一下吧。”


  梅长苏吃力的摇了摇头,苦笑:“我怕我睡了,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”


  蔺晨僵了一下,梅长苏立刻注意到了:“说了那么多,你呢?”


  “……你用不着担心我,”蔺晨微微垂下眼,唇色发白,声音却还是平稳的:“我自然会好好的。”


  “那就好。”梅长苏闭了闭眼,声音越发微弱:“蔺晨,对不起,下辈子,我……”


  蔺晨看着气息奄奄的人,心像被撕裂一样疼,但他还是笑着——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笑得出来:“下辈子,你记得找个命好的人投胎,别把自己再弄成这副德性。至于我,被你坑了这十几年还不够吗?我是再不想看到你了。”


  “……也好,也好。”


  蔺晨在他身边默然地僵坐了很久,才抱着他起身,唤来飞流,回琅琊山。


  本来想拦的蒙挚看着蔺晨通红的眼眶,也沉默的退开了。


  蔺晨抱着怀里冰冷的身体,对拉着他衣袖的飞流温柔的笑:“小飞流,我们回家了。”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梅长苏没有想到他还能醒过来。


  在他的意识渐渐清醒,还没有睁开眼睛的时候,先闻到了一股药香。


  然后是蔺晨的声音:“醒了?那就起来喝药吧。”


  梅长苏被他扶起来,半靠在枕上,很是疑惑的接过他手里的药碗:“我怎么还能醒过来?我不是……死了吗?”


  “真不好意思啊,没让你死成。”蔺晨皮笑肉不笑的示意他把药喝了,再在梅长苏皱起脸的时候塞了一颗糖到他嘴里,接过药碗放到一边,在他床边坐下来:“也是你运气好吧,那天……”他顿了顿,含糊了过去:“我把你带回琅琊山之后,本来是想把你埋了的,但是一摸你居然又有了心跳……父亲说是因为冰续丹的毒和你体内没清完的火寒毒融合了,所以没死透。但是要是一个月都醒不过来,那就要再死一次了。”


  “今天,是最后一天。”


  梅长苏一愣,这才看清蔺晨的容颜。蔺晨这一个月瘦了不止一圈,原本总是有点圆圆的脸已经瘦出了尖下巴。


  说实话,不难看。不但不难看,按照世人的审美来说应该是更加风姿俊秀了,但梅长苏一点也不这么觉得。


  他想说点什么,但刚刚那碗药让他原本就有点昏沉的神智更加朦胧了,他有点不安的皱起眉,努力想撑起沉重的眼皮。


  然后他感觉到了蔺晨的手伸过来,覆在他手上,轻轻拍了拍:“放心。”


  于是他就真的安了心,合上眼沉沉的睡去。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梅长苏已经醒来十几天了,身子也越来越好。


  他此番真的算得上是因祸得福老天保佑,不但险死还生,连身体也好了很多,虽然不能和常人一样,但好好保养,活到五六十岁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。


  唯一让他觉得头疼的是,自他这次醒来,蔺晨待他就疏远了许多,每日除了送药,几乎都不怎么进他的屋子。


  梅长苏猜测蔺晨多半是还在生气,为难这次该怎么哄他。


  蔺晨不常生他的气,哪怕闹点别扭也总是很有分寸,与其说生气,不如说是情趣,梅长苏回想起来,这十几年几乎都是蔺晨在哄着自己,让着自己,还没见过他真正生气的样子呢。


  然而还没等他想到好办法,梅长苏先收到了从金陵送来的八百里加急的折子。


  梅长苏没死的消息蔺晨没瞒着人,该知道的都知道,也都挂心着,等梅长苏醒了,蔺晨第一时间就给现在的太后,以前的静妃娘娘送了信。等梅长苏在好一点能自己提笔了,这写信的事也就交给他自己来了。


  不过琅琊阁的鸽子只负责送信,金陵的人——特别是现在的皇帝萧景琰——想送信就只能自己派人来上琅琊山。


  这次送信来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蒙挚。他看到梅长苏好好的坐在那里,连话也来不及讲就先是一通哭,梅长苏哭笑不得的等他哭完,再拿了折子看。


  看了里面的内容,他就忍不住皱眉。


  自己这个发小当真是命不好,才当了几天皇帝,事情就一件一件的来。先是北方大旱,南方又多雨,听说黄河已经有几处决堤了,金陵又出了滑族余孽刺杀的事,萧景琰无可奈何,只得在他病刚刚好的时候就派人来请他进京。


  梅长苏拿着折子,沉吟了一下:“蒙大哥,你先去休息一下,等我准备一下就跟你走。”


  ……上次的事情还没完,就又要食言,也不知道蔺晨哄不哄得好。


  表面上一派云淡风轻的麒麟才子在心底愁苦的想。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梅长苏在蔺晨的药房找到了他。


  蔺晨一身白衣坐在案前,一下下捣着碗里的药,手势轻而稳。午后的阳光落在他身上,几乎给他的白衣勾勒出一道金边,听到声音,他抬起头来,微微一笑:“你来了。”


  梅长苏在他面前坐下:“这是今天的药吗?”


  蔺晨点点头,把手中捣好的药加进药罐里,盖上了盖子,往后一靠:“蒙挚来找你,你要去金陵了?”


  “蔺晨,我就去一个月……”梅长苏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问,叹了口气道:“景琰现在不好过,是我把他推上这个位置的,我得去帮帮他。”


  蔺晨神色不变,微微一笑:“长苏,琅琊阁不涉朝事,你知道的吧?”


  梅长苏心里一沉,点了点头。


  “你放心不下萧景琰,放心不下这个天下,即使这次你真的就去了一个月,下次有事,你还是会去的。”蔺晨含着笑,平静地道:“琅琊阁的少阁主可以有一个当江左盟主的朋友,却不能有一个当帝师的朋友。”


  梅长苏愣愣的看着他,蔺晨微微垂下眼,避开他的目光:“长苏,这些年,琅琊阁待你仁至义尽……你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,这次去,就不用再回琅琊山了。”


  梅长苏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他开口时,都没注意到声线中的颤抖:“你要跟我一刀两断?”


  “何必说的这么难听。”蔺晨失笑,神色平静,目光清明:“不如说,我们缘分尽了。”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梅长苏和蒙挚第二天就下山了,蔺晨没有去送。


  他站在一块山岩上,远远的看着那个白色的小点远去,最后消失不见,心里微微有些怅然,却是一片平和,有种近乎解脱的轻松。


  痛已经痛过了,在一开始以为梅长苏死了的时候,他是没反应过来,等回到琅琊山,看着飞流哭的惨兮兮的样子,看着怀中人毫无声息的样子,他才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。


  哭都哭不出来,眼泪和着血往心里咽,还叫不出一声疼,因为不知道能说给谁听。


  焦虑也已经有了,在等着梅长苏苏醒的那三十个日日夜夜里,蔺晨整夜整夜的睡不着,握着梅长苏的手摸他的脉搏,生怕自己一个走神,这个人就又被阎王爷叫去。


  蔺晨知道自己其实不是一个情绪波动很大的人,也许是那些日子已经用完了他一生的痛苦,所以真正和梅长苏说开的时候,蔺晨只觉得平静。


  在北境战场上,梅长苏闭上眼的时候,蔺晨心底的执念就已经无声无息的死去。


  他再也不能像那样去在意一个人,即使是梅长苏本人。


  喜欢一个人,也许会开心,但真的太疼了。


  蔺晨不喜欢疼痛,而这个世界上,能让人开心的事情有很多。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 “小殊,你和蔺少阁主是吵架了吗?”蒙挚很疑惑。他还记得北境战场上蔺晨的表现,也记得那个人是多在乎小殊,这样一个人,怎么可能在他们下山时不来相送。


  梅长苏苦笑着摇头,示意他别问了。


  昨晚他一夜未眠,早就想明白了。


  蔺晨的那些话,不过是借口,什么琅琊阁不涉朝事,蔺老阁主不是会在乎这种东西的人,当然,蔺晨也不是。


  梅长苏还记得蔺晨是一个多么讨厌疼痛的人,采药时被刺扎了一下都要唉声叹气大半天,只不过指尖一个血点,他会把整只手指都包的和粽子一样。


  这次,他是痛的怕了。


  梅长苏也知道应该怎么办,只要他一直待在琅琊山,待在蔺晨觉得足够安全,有足够控制力的地方,蔺晨或早或迟都会放下戒心,重新喜欢上他。


  但是就像蔺晨所说的,他放不下景琰,放不下天下百姓……所以,他们似乎只能这样了。
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   元祐七年,梁帝驾崩,太子萧景琰登基,同年,江左盟盟主梅长苏官拜帝师,君臣相得,开启一代盛世。


  七年后,抚仙湖边,梅长苏袖着手站在湖边,身边跟着飞流等人。


  “宗主,”虽然梅长苏已经当了七年帝师,黎纲还是习惯这么叫他:“你真的要辞官吗?”


  梅长苏摸着飞流的头,笑道:“是景琰让你们来劝我的吧?我这不是答应他再考虑考虑吗?其实现实山河平定社稷清明,也用不着我了……好了好了,”看着黎纲愁眉苦脸的样子,他失笑道:“我再想想吧……”


  他的尾音卡在喉咙里,直直的盯着前方,黎纲奇怪的抬头一看,一座画舫正从他们斜前方开过来,距离还有点远,只能看到靠在船栏边的人穿了一袭白衣。


  黎纲没看清楚,还要定睛再瞧,飞流已经笑着叫了起来:“蔺晨哥哥!”


  像是被飞流的声音惊动,那人转过身来,风姿俊秀气质清华,可不正是蔺晨。


  梅长苏直直的看着他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蔺晨也看了他一会儿,忽然一笑,然后冲他远远的作了个揖,漆黑的长发一如既往的未束,因为他的动作从肩头滑下来,一荡一荡的像是划在梅长苏心里。


  等他直起身来,似乎和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,画舫转了个方向,又没入清晨湖面的雾气中去了。等梅长苏回过神来,已经没了他的身影。


  蔺晨来的突然,消失的迅速,要不是身边人的反应,梅长苏几乎要以为这又是一场幻梦。


  这些年,他常常做这样的梦,蔺晨明明冲着他笑,可是一转身就失了踪影,等他清醒过来,只觉得满身孤寂。


  可是这次不是梦。


  梅长苏当机立断:“飞流,我们追上去!”


  黎纲和甄平在他身后面面相觑。


  得,这次谁说都没用了,看来皇上是看不到宗主回京城了,人家要追相好呢。


  


  END


       完结啦!


       写了一个我自己超级喜欢的梗(就是遥遥一笑一揖作别),一本满足!


       宗主有没有追到阁主你们自己想,怎么追到的也自己想,我不会写【顶锅盖跑


  


  


  


  


  

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